那么现在他们就不仅仅是随意地探索和试验了

时间:2019-09-08 11:25       来源: 未知

  成年初期的危机是解决亲密和孤独之间的矛盾,即发展对他人做出充满情感、道德和性的承诺的能力。做出这种承诺要求个体克制一些个人的偏好,承担一些责任,放弃些许隐私和独立。解决这个危机时如果遭遇失败,则很可能导致心理学意义上的孤独感和没有能力与他人交流的感觉。

  埃里克森最初并不是一位心理学家,甚至连高中都没有毕业。早年,他研究艺术并在欧洲各地游学。之后他追随弗洛伊德的女儿学习精神分析,并提出不同于弗洛伊德心理性欲发展阶段理论的心理社会发展理论。

  下一个重要的发展的时机是在成年中期,它被称为是再生力。30-40岁时,个体把对自己和伴侣的承诺扩展为对整个家庭、工作、社会以及后代的承诺。没有妥善解决之前发展阶段的个体,现在仍然沉湎于自我中心,质疑以前的决定和目标,不顾安危地追求自由和无拘无束。(1/2)

  学校活动和体育活动为儿童学习知识技能和运动技能提供了场所,而是准备系统地发展各项能力。但是,导致他们无力去面对下一个阶段的发展要求。或者他们经历了太多的失败,那么现在他们就不仅仅是随意地探索和试验了,到了小学阶段,一些儿童更多地是作为旁观者而不是参与者,努力追求这些技能使儿童感到自己有能力。以致产生了自卑感,如果儿童顺利解决了以前的发展危机,与同伴的交往为儿童提供了发展社会技能的场所。

  艾里克森认为青春期阶段的基本危机是要面对不同人扮演不同的角色,并在这种混乱中发现自己的正确身份(同一性)。解决这个危机使个体培养出对自我的一致感觉,如果失败则导致缺乏稳定核心的自我形象。

  在学前期结束前,养成了基本信任感的儿童能够主动产生智力或运动行为。儿童首先培养对当前环境的信任,然后培养对自己的信任。父母对儿童自己主动发起活动的反应方式要么促进了自主感和自信感,这是儿童下个发展阶段所需要的要么导致儿童产生内疚感,使他们感到没有能力进入成人的世界。

  埃里克森提供了一个基本的理论依据,以解释青少年的需要,以及这些需要与青少年所处社会之间的联系。埃里克森的心里社会理论强调自我的出现、同一性的追寻、个体与他人的关系,以及在人的一生中文化所起的作用。

  伴随着运动的发展和语言技能的出现,儿童探索和操作物体(有时是与人交往)的能力扩大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安全的自主感和成为有能力和有价值的人的感受。相反,在第二个阶段中过分的约束和批评可能导致自我怀疑。同时,要求过高(如过早或过严格的。上厕所训练。)可能阻碍儿童征服新任务的坚韧性。

  在艾里克森提出的第一个发展阶段,儿童需要通过与看护者之间的交往建立对环境的基本信任感。信任是对父母的强烈依恋关系的自然附属品,因为父母为儿童提供了食物、温暖和由身体接触带来的安慰。但是,如果儿童的基本需要没有得到满足,经历不一致的回应,缺乏身体的接近和温暖的情感,以及看护者经常不出现,儿童就可能发展出一种强烈的不信任感、不安全感和焦虑感。

  埃里克森认为人的一生有8个发展阶段,艾里克森认为人的一生有8个发展阶段。每个阶段的危机见上表。虽然每个危机不会完全消失,但如果个体想要成功应对后面发展阶段的冲突的话,就需要在特定的阶段充分地解决这个主要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