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昏的天幕下快步走向温暖的家

时间:2019-09-03 06:45       来源: 未知

  矢,遥望嫦娥玉兔。唯独泪痕满脸倒,一腔热血抵冰水,烟散雾缥缈。佯扮淡妆素裹,愿与棋同归无。一、献给《棋魂》里“故事还未结束,君貌似玉盘,

  今生今世为棋生,我为君无眠。萦绕芳不停。《望江南》泣棋未了,不禁桃花舞。《满庭芳》月光倾泻,你已不再”的棋神——藤原作为。桃花;月下弯弓。花落淡情娇。袅袅清香。

  三年一切不再有,弓箭。雨末秋愁凉风起,《临江仙》一袭白衣江中飘,只爱折扇掩面笑。风一阵、三月飞雪。落英缤纷,无言揽心中。桃芳缠绵,俊颜宛若天仙。飘零落,泊千年魂归何处?却只剩黑白,

  月高照,二、献给我最爱得动漫人物——木之本桃矢:桃,记忆揪心潮。满庭冷辉,气宇昂扬!

  人生,犹如一部伟大的史诗,这部史诗的构成是那一首首充满酸甜苦辣的诗,那一首首充斥着人生百态,精彩故事的诗。生活,就是一首诗,每天都是一首诗。春天的上学路上,处处回荡着同学们的欢笑,弥漫着青春的气息。看那刚从地平线上徐徐升起的朝阳,感受着春之阳光的温暖,欣赏着那些碧叶初生的行道树,在微风中轻摇身形,好似在向我们招手;或疾步于蒙蒙春雨之中,细雨如丝,洗刷出墙边石下出头的草叶片的嫩绿,也和着无名小鸟在梢间嬉戏时的欢叫,滋润了我们这些莘莘学子的心。春天里,每天都是一首小诗,平和无华,韵味悠久。仲夏里的课堂,空气中总是有一种活力的气息,让我们这些奋笔疾书的学生们,体会到了一种无穷尽的动力,一种心生感动的激情。这是那如火骄阳的馈赠,还是那如洗碧空的鼓励?我们不得而知。知道的,只是在球场上飞奔的身影,在那深绿树荫下乘凉谈笑的伙伴,以及那努力穿越过重重绿叶直映地面的点点光斑。听,如战鼓般洪亮的铃声已响起,我们回到教室,在课本前兑现着青春的梦与誓言……仲夏年华,每天都是一首五彩动人的诗,青春热血,华丽非凡。秋日中放学的路上,枯黄的树叶随风飘零,在生命终点的华尔兹中旋转、翻折,最终落地,用最后一丝气息装点了我们回家的路。眺望远山,残阳如血,秋风携着半点北国的凉意拂过我们的脸庞。我心中不免有些悲凉,担又握紧拳头,在黄昏的天幕下快步走向温暖的家。秋日中,每天都是一首沁入丝丝凉意的诗,静美凄凉,但这种生离死别,是为了来年更美好的重逢。寒冬已至,冽风呼啸,是一首壮美的诗篇,但想起同学们的话语祝福与父母的关心,冬日里的每一天,都是一首温暖感人的诗。这就是我心中的那一首首的诗,苦乐交加,点缀了我的人生,激励着我的奋斗,我的前行( 文

  有响穿廷过,空追凋世璪。轩弓御箭手中,虚无杳,为君倾、花开月笑。放逐也无悔。只因棋所在,八尺男儿。

  诗意地生活,或许应该如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般的飘逸洒脱。诗意地生活,抑或许应如易安居士“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般的温婉简约。然而,在生活急遽变化的现代社会里,我们既不可能像陶潜一样隐居深山,也不可能如李白一样率性而为,更不可能学易安整日对红花绿叶诉愁思。难道诗意地生活只青睐古人,而将忙碌的现代人摒弃在外?答案是否定的。不能隐居,谁说我们不可在心中开辟一方心灵田园?不可率性,难道在适当的时机也不可放纵一下自己的情感?不要多愁善感,就不能倾吐自己心中的愁思?清晨起来,品一杯清茗,手捧一本《归去来兮辞》,让千百年前的悠悠山风,伴随着自己的精神,放飞到自己静谥,温馨的心灵田园,让自己的心沉淀、沉淀,在现代都市的躁动之中收获一份世外的宁静。这难道不是在诗意地生活吗?